搜索SEARCH
选购ELISA 试剂盒、抗体与培养基
网站首页  /   公司动态  /   技术天地  /  

人B类清道夫受体1(SCARB1)ELISA试剂盒

研究背景:人B类清道夫受体1(SCARB1)ELISA试剂盒(atherosclerosis AS)的早期阶段,指患者无临床症状,但彩色B超证实颈总动脉、股动脉或髂总动脉内中膜厚度≥1.0mm和/或有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出现。2型糖尿病(T2DM)多因素干预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预防亚临床AS的发生发展。B类清道夫受体(scavenger receptor class B,Scarb,SRB)是LDL-c、HDL-c代谢中的重要受体蛋白,包括CD36和B类清道夫受体BⅠ(scavenger receptorclass B typeⅠ,Scarb1,SRB1)两种。CD36抗原是一种细胞膜糖蛋白,存在多种配体(如氧化的和乙酰化的LDL-c等),参与包括脂质代谢和动脉粥样硬化在内的许多生理和病理过程。SRB1是CD36蛋白家族成员,与CD36共享30%的同源序列,为脂蛋白受体中唯一能真正介导细胞与HDL-c作用的膜受体。 研究目的:对新诊2型糖尿病进行4年的多因素干预,了解代谢控制状况及亚临床AS的发生情况;通过检测CD36、SRB1基因多态性、外周血单核细胞表面CD36表达情况,分析它们与T2DM患者代谢水平及亚临床AS进程的关系。 第一部分人B类清道夫受体1(SCARB1)ELISA试剂盒多因素干预研究 目的探讨不同方案干预下新诊断2型糖尿病(T2DM)患者的代谢指标控制及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(AS)发生和发展的情况。 方法采用前瞻性开放研究,将170例(35-70岁)病程1年以内、无AS的新诊T2DM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四组,分别为:A组(强化降糖+降压治疗)、B组(强化降糖+降压+调脂治疗)、C组(在B组基础上加服维生素E0.2g/天)及D组(在B组基础上加服复方丹参滴丸30丸/天)。共观察4年,每月随访一次,定期复查空腹血糖(FBS)、餐后2小时血糖(PBS)、糖化血红蛋白(HbAlc)、血脂、收缩压(SBP)、舒张压(DBP)、体重指数(BMI)、腰臀比(WHR)和血管彩超,了解干预4年的代谢控制情况及其颈总动脉(CCA)、股动脉(FA)内中膜厚度(IMT)和/或AS斑块发生的进展。 结果①170例患者中,实际完成4年多因素干预共149例,失访21例(脱失率12.4%)。②干预4年结束时,149例患者HbAlc、甘油三酯(TG)、总胆固醇(TC)、低密度脂蛋白(LDL-c)、SBP、DBP水平均较基线显著下降(p0.01);WHR、HbAlc、TG、TC、LDL-c、SBP、DBP达标率分别为29.5%、54.4%、74.5%、71.1%、73.8%、98.0%和98.7%,较基线显著提高(p0.01);③共有88例发生亚临床AS,发生率达59.1%;A、B、C、D四组患者亚临床AS发生率分别为69.4%、53.8%、62.2%、51.4%,各组间比较p0.05;④A、B、C、D四组CCA-IMT、FA-IMT均较基线增加,各组与基线比较p均0.01;B、C、D三组干预4年后低密度脂蛋白(LDL-c)、胆固醇(TC)显著低于A组(p分别为0.01、0.05)。 结论多因素强化干预尽管可使T2DM患者代谢状况得到很大改善,WHR、HbAlc、TG、TC、LDL-c、SBP、DBP达标率显著提高,但不能完全阻止大血管病变的发生,随着病程的增加,亚临床AS呈进展趋势。 第二部分清道夫受体B(CD36、及SRB1)基因多态性与2型糖尿病及其亚临床动脉粥样硬化进程的关系 目的探讨清道夫受体B基因(CD36及SRB1基因)多态性与多因素干预下T2DM亚临床AS发生的关系。 方法采用PCR-RFLP方法检测470例湖南地区汉族T2DM患者及220例无糖尿病对照组CD36(CD36-rs1984112、CD36-T620C位点)及SRB1-rs5888基因多态性,比较它们基因型及等位基因频率的差异。采用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CD36-1984112及SRB1-rs5888基因型及代谢指标对亚临床AS的影响,预测多因素干预下发生亚临床AS的影响因素。 结果①T2DM患者与健康受试者CD36(CD36-rs1984112位点、CD36-T620C位点)基因型及等位基因频率比较均无显著性差异(p0.05);SRB1基因型及等位基因频率在T2DM与对照组间比较差异有显著性(p0.01),T2DM患者携带SRB1-rs5888C/C基因型的频率低于健康人群(46.6%vs 63.2%,p0.01),携带SRB1-C/T的频率高于健康人群(43.4%vs 30.5%,p0.01),T2DM患者携带等位基因T的频率高于健康人群(31.7%vs 24.5%,p0.01);②将所有携带CD36-rs1984112A/A和/或SRB1-rs5888T/T的单倍体型1、2、3、6、9合并为一类(单倍体型A),其他的单倍体型4、5、7、8合并为一类(单倍体型B),两者比较单倍体型A亚临床AS的发病率较B为高(65.4%vs 52.1%,p=0.133);③以亚临床AS是否发生(0、1)为因变量做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,多因素干预下影响亚临床AS发生的因素有3个:年龄(OR值1.103)、LDL-c(OR值2.552)、吸烟(OR值2.242),CD36与SRB1基因型及其交互作用、其他代谢指标均未进入logistic回归模型。 结论①SRB1-rs5888基因型及等位基因频率在T2DM患者与健康受试者中分布不同,T2DM患者携带SRB1等位基因T的频率高于健康人群。②多因素干预下,除年龄外,LDL-c和吸烟是亚临床AS发生的主要危险因素,CD36及SRB1基因多态性可能与亚临床AS进程无关。 第三部分2型糖尿病单核细胞表面清道夫受体CD36的表达及其影响因素的分析 目的了解2型糖尿病患者外周血单核细胞表面CD36的表达情况,探讨影响CD36表达的有关因素及CD36表达与亚临床AS的关系。 方法采用PCR-RFLP方法检测102例湖南地区汉族T2DM患者和8例健康受试者CD36-1984112及SRB1-rs5888基因多态性,采用密度梯度离心法分离T2DM患者和健康受试者外周血单个核细胞,流式细胞仪检测单核细胞表面CD36蛋白表达荧光强度,比较T2DM无AS组、T2DM亚临床AS组及健康对照组CD36的表达。多元线性回归分析CD36表达的影响因素。Logistic回归分析多因素干预下亚临床AS与CD36表达的关系。 结果T2DM亚临床AS组外周血单核细胞CD36的平均荧光强度(MFI)高于T2DM无AS组(1382.23±658.69 vs 1173.02±339.71道数,p=0.047)。CD36高表达组SBP较低表达组为低,p=0.020,校正年龄后,p=0.010。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,影响T2DM患者CD36表达的因素有:年龄(p=0.005)、性别(p=0.021)、SBP(p=0.027),标化偏回归系数分别为0.28、0.31、-0.21;男、女性T2DM患者分别做多元线性回归分析,影响男性CD36表达的因素为年龄(p=0.002);影响女性CD36表达的因素为DBP(p=0.001)。以是否存在亚临床AS(0、1)为因变量,以CD36单核细胞表面表达的荧光强度等指标作为自变量做logistic回归,留在方程的因素是年龄(p=0.004)、LDL-c(p=0.095),CD36-MFI未进入方程。 结论①T2DM亚临床AS组外周血单核细胞表面CD36表达较无AS组高。②年龄、性别、SBP是CD36表达的影响因素,增龄、男性、低的SBP可使CD36表达增加;影响男性CD36表达的主要因素是年龄;影响女性CD36表达的因素主要为DBP,DBP越低,CD36的表达越高。人B类清道夫受体1(SCARB1)ELISA试剂盒

收缩
QQ咨询    
扫一扫,加微信,更优惠。